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国际新闻 > 澳大利亚人为啥吃“国宝”?

澳大利亚人为啥吃“国宝”?

2020-07-15 16:14

澳大利亚国徽上的国宝:左为国兽袋鼠,右为国鸟鸸鹋

人民网堪培拉7月9日电(记者 陈效卫)7月5日至9日,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实施了在9大公园射杀1958只袋鼠的年度围剿计划。堪培拉地广人稀,是世界上唯一生活着野生袋鼠的城市,每年都会分配不同的猎杀袋鼠配额。在整个澳大利亚,其他州、领地在不同时间也进行这项年度活动,每年猎杀袋鼠总量达数百万只,并将成吨成吨的袋鼠肉送到超市。澳大利亚因此成为世界上唯一吃“国宝”的国家,袋鼠也沦为世界上混得最惨的“国宝”。

荣膺“国宝”,袋鼠确实很可爱

澳大利亚有很多有袋动物,如袋鼠、树袋熊(考拉)、袋熊、袋獾、袋鼬、袋貂、袋鼯、袋狸、袋食蚁兽等等。在这么多袋类动物中,唯有袋鼠被选为“国兽”“国宝”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是袋鼠“向前跳跃、从不后退”,代表了澳大利亚人的开拓精神。二是袋鼠不仅是人类最古老的史前动物之一,也是澳大利亚跳得最高、跃得最远的哺乳动物,在食草动物中无出其右。三是袋鼠形象可爱,眼睛湿漉漉,身上没有明显异味,尤其小袋鼠进出妈妈袋子和在人身边气定神闲觅食撒欢的形象,彻底萌化了世人。比较而言,考拉虽小巧软萌,但其长睡不醒,且体有臭味,难以与人类互动。最拿不到台面的是,小考拉是妈妈真正意义上“一把屎、一把尿拉扯大的”。刚出生的小考拉尚不能吃又硬有涩的桉树叶,就直接食用妈妈的粪便。这也是母考拉袋子向后开、游客难望其“袋”的原因。

作为国家符号的袋鼠在澳大利亚可以说是无处不在:国徽、货币、邮票、飞机、军徽、战车和战舰上,都可看到其光辉形象。数不清的村镇、小区、街道、工厂、俱乐部、河流、保护区等都以袋鼠命名。在此次抗疫中,澳大利亚还出现了袋鼠“持证上岗”的新景象。在很多城市和公园的标识上,都有一只成年袋鼠乖巧地站在两人中间,耐心地提醒着过往行人:“保持距离:隔开一只成年袋鼠的体长(1.5米)。”

沦为“国祸”,袋鼠也非常可恨

袋鼠既有“可爱”的一面,也有特别“可恨”的一面。

在澳大利亚这块孤独的大陆,袋鼠的主要天敌袋狼在1936年彻底灭绝后,拥有双子宫、可“倒班”不间断怀孕的袋鼠数量很快飚升至5000多万只,是目前澳人口的两倍多。

如此多的袋鼠,对人类最大的危害就是“抢道”。袋鼠通常在清晨和黄昏等光线较暗时外出觅食。它们横穿马路时不会后退,加之路边树木遮挡司机视线,交通事故遂难以避免。统计表明,澳大利亚公路事故88%由袋鼠引起,每年仅保险公司收到的相关事故索赔就上万起。记者外出采访,沿途就不时看到袋鼠的车祸现场。澳大利亚每平方公里平均3.3人(中国为145人),是标准的地广人稀,安装道路围栏和修建地下通道成本过高,联邦政府只好退而求其次:提醒司机来不及躲闪时就迎头撞去,以免刹车、转向等导致车毁人亡和二次事故。

袋鼠除了“抢道”,还“抢粮食”。成年袋鼠量啃食庄稼、牧草和树皮,与家畜争夺食物和水资源,甚至因此破坏高尔夫球场、围栏等。首都公园和自然保护局执行经理弗利表示,袋鼠数量过多,对草原和草地生态系统造成了巨大压力。它们吃掉绿草的嫩芽,导致杂草和物种入侵,从而影响了以草原为家园的许多本地物种的生存,包括条纹无腿蜥蜴、草原无耳龙、波仑伽蚱蜢、帽鸲、棕色树蛙等等。

更可怕的是,食草的袋鼠还长出了一身腱子肉,是重量级“拳击手”和出了名的暴脾气。很多有意和无意的接近者都有被一记右勾拳暴打或一脚KO的痛苦体验。堪培拉市民还有夜晚被袋鼠“敲门砸窗”的恐怖经历。

袋鼠泛滥成灾又经常惹祸,澳大利亚政府只好颁布“捕杀令”。弗利坦言,没有人喜欢射杀袋鼠,但这也是目前最高效、最人性化的袋鼠种群管理方法。此外,堪培拉过去4年来还试验向雌性袋鼠注射避孕疫苗。结果表明,注射疫苗的雌性袋鼠只有13%继续繁殖。可以预测,未来注射疫苗或将成为控制袋鼠数量的理想手段,正如世界各地用这一方法控制数量暴增的广场鸽一样。 

(责编:崔越、刘洁妍)